Glacier




一个在斯莱特林院读高三的情绪化巫师

「一忘皆空」

吴彦祖帅飞我了

悄悄数一数喜欢的唱见。

RaJor
戴尔基
張子铭
小坠
卡布
半支烟(乱入)
尹毓恪(再乱入)

不多也不少

Day 0

或许原本有意义的东西,就是这样在我脑子里让我改写成了无意义。

只想说说易先生。 我深觉由始至终他才是引诱的一方。

易先生是伥鬼,是毒蛇,依附盘桓在刀脊上,漆黑的皮冰凉。
那刀横着的是王佳芝的玉颈。蛇尾每游过王佳芝肩上一寸,她身子便冷冰得颤栗,一边颤栗,一边滴汗,一边任流血的颈侧愈向刀刃贴近。
终于那毒蛇缓缓锁紧了王小姐的喉咙,探出蛇信抚上人的下巴,警戒又引诱。恶鬼在等着她伏降,于是王佳芝让他如愿以偿。
「快跑。」
王小姐,不,麦太太的戏从未演得这样真实过。

几更天醒

最近很稳 但觉不够
冬天很难做有趣又完美的梦 夏天就可以 是天气的关系还是心情的关系

还是很懒

要踏踏实实的攒日子

看黑塞的《彷徨少年时》 不知道这是编的还是真的 但不管是什么说法 似乎都不能尽善尽美
我感兴趣这本书写作视角的思考方式 这种方式也会是编造出来的吗

昨晚的咖啡特别有效 我只想撑到学完历史的……

最近 脑子里经常冒出自己觉得有趣的想法 但没几个能及时记录下来 觉得很可惜 但也觉得这个状态会持续很久 所以不担心
不敢称之为灵感 他们只是思考对象

乏善可陈的日常
在某些客观因素上 我是真的不喜欢“上学”这种学习方式 群体生活浪费我这一阶段的时间

时间 是个有广度有深度的话题
如果能退到数光年之外凝视时间的光河 只要它还在流淌 那么我所做的一切似乎就又没有意义了

一切很好 不缺烦恼
睡觉

返校真乃神作也……疯狂打电话

收到柚咂的禮物整個人都元氣了!


願你們這場愛能避免麻煩,
願你在最後也能登上雪山。

我是為了Heath重新看的這部電影。上一次是初中,只看到Ennis和Jack兩人牧羊結束分開那段,現在回想,如果故事就在那裡結束,不妨是一個美好的故事。可還是在凌晨將它看完了。與觀影初衷相悖,故事愈近尾聲,我對Jack這個角色愈是喜歡。大概是他的情緒更易讓人理解,又或許是他的眼睛難過起來比Ennis更讓人心疼,那種撲火飛蛾一般的炙熱愛意,把我敬與憐的視線都引到他的身上。他是某種意義上的先行者,熱情與勇氣並存的牛仔,雖然在現實之中仍有迫不得已的妥協,但只要身處斷背山,站在Ennis的旁邊,他就無所畏懼一般。
可唯一能使他挫敗的,也是Ennis。Heath...

© 煤城海盜王 | Powered by LOFTER